当前位置:首页>业界精英> 世界电动车“配件大王”——高成果

世界电动车“配件大王”——高成果

发表日期:2014年 02月 18日 10:49:40  阅读量:899  来源:
  

有百年企业,但没有百年产品,企业要想立于不败之地,就要持续创新,绝不能盲目追求产品数量的增加和企业规模的扩展。


——高成果

 



人物名片:高成果
籍贯:齐河县仁里镇大高村
简介:1966年出生,1987年从齐河一中考取山东师范大学,但由于家庭经济困难而放弃就读。先后创办过榨油厂、酒店、宾馆,2002年创办德州市首家电动自行车生产工厂。2005年赴天津投资,创办天津市首家电动自行车电机厂;2009年在天津创办第二家企业,专门研发和生产电动自行车电机配件,企业年产值3亿多元,利税3000万元。现为天津市山东商会副会长、天津中铸机电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、天津骏驰电机制造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。

 

      高成果既研究电动自行车,又研究电机及配件。
      中国年产2000万辆电动自行车,高成果年产600万台套电机及配件。
      决定电动自行车性能和档次的是电机,而配件的优劣决定着电机的质量。无论电机还是配件,无论研发水平还是生产能力,讫今为止,业界还没有找到一个超过高成果的。
      于是,人们理所当然地称他为电动车“配件大王”,并且还要加上“世界”俩字。
      47岁的世界电动车“配件大王”没有午休的习惯,从清晨睁开眼,一直干到晚上12点,精力充沛得像个孩子,就跟他发明的“滑行王”电机一样,顺畅而没有阻力。
     

     “我的名字好记,就是‘最高成果’。我目前的最高成果,是电机打进欧美市场,作为配件,培育出大量电动车‘混血儿’。”

      是幽默,也名副其实。来自有关行业协会的统计资料显示,去年我国共生产电动自行车2000多万辆,而高成果生产的电机及端盖(配件之一)超过了600万台套。换句话说,人们走在街头,所看到的电动自行车中,平均每三辆中至少有一辆安装着高成果生产的电机或配件。
      决定电动车性能和档次的是电机,端盖和锭子,是电机上的最重要配件,从模具制造,到材料配方,再到数控加工等流程,因其工艺要求异常精密,许多工厂望而却步。
      可高成果却在这一领域做出了名堂。爱玛、雅迪、新日、小鸟、雅迪、斯波兹曼……但凡有点知名度的电动车品牌,大都与高成果有着深度合作。
      除了端盖,高成果研发并生产的自行车用电机“滑行王”,不仅获得国家发明专利,更因科技含量高,性能优良,“一直是最贵的”,并且打入了国际市场,在全球高端电动车领域分得一杯羹。
      时下有句话,“世界电动车看中国,中国电动车看天津。”天津电动自行车的产量,占据了全国半壁江山,而近五成的天津产电动车中,使用了高成果的电机或配件。
      与中国充当代步工具不同,发达国家使用电动自行车的重要目的是健身,他们对电机的性能,甚至“智能”都有着非常苛刻的要求,比如人在骑行的时候,电机在每个瞬间都需要“知道”脚蹬了多大的劲儿,然后经过精确计算,给予合适的助力。“最高成果”的取得,来自于技术创新。高成果发现,许多企业总是热衷于追求产品数量的增加和企业规模的扩展,而产品变化却不大,以致企业间大打价格战,最终往往是两败俱伤。他说,质量是企业的生命,而技术是产品的灵魂,建立在低技术层次上的生产能力的提升并非好事,解决发展这一深层次问题的最好方法就是技术创新。


       在那个“万元户”披红戴花的年月,高成果凭借对机械的挚爱自制了一台榨油机,两年净赚40万元。

       1987年高考结束后,高成果应招来到齐河棉纺厂上班。一个月后,山东师范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如期而至,但他看到上面所写的“2000元学费”后,悄悄地将通知书锁进箱底,提起沉甸甸的工具袋,重新返回了工厂。“掐灭心中的大学梦,实属无奈之举。”高成果说,当时家里条件本就不好,加上刚刚盖了房子,已经欠了外债,“我如果去上大学,毫无疑问,还得到处借钱。”
       抉择似乎令人惋惜,但高成果的命运因此而变得辉煌。
       进工厂当了一个月的学徒后,那个“连扳手都不会使”的孩子,对机械修理有了浓厚的兴趣。看到趴窝的机械,一次次经自己之手重新运转起来,高成果收获了前所未有的快乐。爱好加勤奋,使他很快成为机械修理方面的行家里手。
      一年后,位于齐河的中美合资企业卡吉尔公司招工,高成果顺利应聘成为那里的修理工。一次,厂里的离心机出现了故障,外国技师修了好几天也没修好,看到影响了生产大局,领导决定让高成果去试试。高成果一边借助词典翻译着英语说明书,一边动手拆卸机械。不到半天时间,在换了几个小零件后,那台停转的机器竟然真的修好了。
      从此,高成果在厂里有了名气,成为工资最高的员工。四年后,企业迁往广州时,他离开卡吉尔,自制了一台榨油机,在齐河办起一家小型榨油 厂。在那个万元户披红戴花的年月,高成果凭借对机械的挚爱,以及敏锐的市场眼光,两年净挣40万元。
有了资本,高成果又陆续开办了三家酒店,成为齐河有名的企业家。


      “那是什么?长得像摩托,跑得快,没声音,也不冒烟。”他在上海开着汽车追赶电动自行车,随后创办德州首家电动自行车制造厂

成就高成果事业梦想的,注定是机械。
      2002年,高成果的奥运大酒店、金穗宾馆、金穗美食城在齐河已颇具影响,通过和知名企业家打交道,他坚定了重回工业领域的决心,但做什么企业还没谱。
      高成果开始四处考察,广州、杭州、厦门等经济发达城市留下了他的足迹。一次,他开车在上海街头赶路,突然“一个像摩托车一样的东西”闯入了他的视野,“跑得快,没声音,也不冒烟”,他加大油门追了上去。从对方口中得知,这种交通工具叫电动自行车,高成果几经打听找到了生产厂家。
      从那时起,高成果电动车事业的大门悄然开启。
      他把回山东办厂的想法与厂家交流,提出派人来学习技术,条件是在此购买车架,厂家答应了。一个月后,德州第一家电动自行车厂在齐河诞生,高成果为这家企业和生产的电动车取名“骏驰”。
      骏驰不仅是德州首家,也是山东省首批获得生产许可证的五家之一。企业上马后,问题很快出现,一是当地没有配套企业,车座、车灯、刹车件等,都需要从南方购进,就连烤漆都得送到济南轻骑去处理,增加了制造成本;二是车子做出来没人买,“人们说不如摩托车有劲,卖自行车的不给代卖。”
     开弓没有回头箭。高成果认定这份事业的前景是乐观的,于是在济南、成都、南昌、郑州、西安五地租下门脸雇人卖,每辆车成本千元左右,售价2000元。出人意料的是,当年竟然卖出1000多辆,赢利100多万!
     当年的“非典”意外推动了高成果的事业发展。当时,许多人不敢挤公交车,自行车体力消耗太大,在全国各地,电动自行车出现疯抢潮。


     高成果在电机里面添加了一个类似汽车离合器的装置,“滑行王”电机应运而生,掀起了电动车界的又一次革命

     电动车“红了”,生产厂家也遍地开花,德州市的平原、禹城等地,也出现了三四家工厂。
     各地整车组装厂家纷纷开业的同时,利润也在大幅下降。2005年以后,每辆车的利润从一千多元降到三四百元。不过高成果发现,与整车组装不同,电机、控制器等核心部件的利润却依然高挺。这位机械迷在研发上动起了脑筋。
      高成果注意到,电压降到一定程度,骑行者蹬起来很吃力。他知道,电动车脚蹬时需挣脱磁体带来的阻力,所以更费力。经过摸索,他在电机里添加了一个离合装置,“滑行王”电机应运而生,当年还申请了国家专利。“我采用了一种特殊的机构将磁场封闭,无电骑行或带电滑行时,电机轮毂是在完全没有磁阻力的情况下,围绕着两盘高性能的轴承运转,自然更轻松。”
      一时间,“滑行王”电机成为抢手货,掀起了电动车领域的又一次革命。高成果将其装在了自产的电动自行车上,卖出高于别人的价钱,而且作为其他厂家的配件批量生产这种电机。
      当时,中国的电动自行车市场,已形成三个主要集群,其中天津是最大的生产地。2005年,在保留齐河工厂的同时,骏驰总部迁往天津,专门生产电机。至今,他陆续成为爱玛、新日、雅迪等名牌电动车电机及配件的供应商。
      接下来,年年出新品成为高成果的一大追求,他对企业日常事务“不管不问”,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带领研发团队搞研发,这让他在激烈的竞争中不但站稳了脚跟,而且成为行业领跑者。



 热门云标签
热度排行点击排行最新动态热点推荐
宝工商城360验证